当前位置:飞天小说>游戏竞技>魄罗的正确养成方式> 第三百四十八章 暗裔兵器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三百四十八章 暗裔兵器(1 / 2)

劫带着黑匣再一次回到了北院,小樱出来迎接他,看见他手里的匣子迷惑的歪头思考。

心想你不是去放匣子了吗?怎么还带回来了?

这是因为禁地的石门对凯隐来说形同虚设,劫觉得该给黑匣物色一个新的藏匿点了。

劫伸出手,魄罗主动伸长脑袋,非常享受脑袋被抚摸的感觉。

“我现在才知道,原来你之前是想提醒我凯隐回来了。”劫说道。

自己的徒弟外出一趟之后回来想要杀死自己,这种剧情可真是讽刺。关键是这剧情在十多年前就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次,那时候的他为了获得黑匣的力量,杀死了执意劝阻他的苦说大师。

“Σ(っ°Д°;)っ咔叽!”

一旁不小心听到心声的小樱惊呆了,它没想到劫竟然还有这样黑暗的往事。如果被知道自己听到了他的心声,会不会被杀掉灭口啊!

“你怎么在发抖啊?”劫感觉到魄罗脑袋的颤动,随口问道。

这一问把小樱吓得后退两米远,朝着劫叽叽直叫。劫当然不知道它在忌惮什么,看它那么有活力就帮它发泄一下精力,随手射出一枚飞镖让它捡回来。

小樱对于游戏还是很忠实的,身体下意识的追了过去,没跑两步就忘记了恐惧。

它把飞镖叼回来,再一次听到劫的心声,才明白劫当时杀死苦说是在演戏给均衡教众看。

当时艾欧尼亚正在被诺克萨斯全面入侵,苦说有心保家卫国,但因为他是暮光之眼,必须恪守均衡,不得随意干涉战争。所以他就找到了正在前线抵抗敌军的劫,用假死这种方式在维持人设的同时,退居幕后筹办了舒喀利兵工厂,为艾欧尼亚的反抗军提供武器。

但这个方法也害了许多人,阿卡丽的父亲在叛乱中死去,劫也背负上骂名,被众人甚至自己最要好的兄弟所唾弃和仇视。

小樱走到劫的脚边蹭蹭,然后趴在了他身边。劫没有意识到他这是在安慰自己,只是觉得它明明还那么活泼,怎么这会儿就安静下来了,令人费解。

他还在想着凯隐的事情,但是他对暗裔武器了解得不多,只知道这些上古兵器会引诱使用者持其上阵搏杀,最终沦为兵器的奴隶。

思来想去,他觉得还是找泽尔问问比较好。

劫对着小樱后背轻轻一拍,让它纸团吐出来,随即私聊泽尔。

“牧者,你睡了吗?”

公寓里的泽尔刚擦干头发,虽然很想倒头就睡,但为了明早起来不炸毛,还是得再坚持一会儿。

宝典传出提示,泽尔随手翻开,看到是劫发起的便认真了几分。

“在的,什么事?”他回复道。

按照劫寡言少语的性子,肯定是有大事才找他。

“我想问一下,你对暗裔兵器了解多少?”

这个话题让泽尔愣住了,如果劫不提起的话,他都快忘了世界上还有这种存在。

“暗裔啊……说来话长,我待会就要睡觉了,建议你把遇到的案例说给我,让我给你快速的具体分析一下。”

对面的泽尔好像没空和他磨嘴皮子,劫沉思一番,便打字问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我这里有个弟子,他不小心用手碰了一把暗裔兵器然后与它融为一体了,精神似乎还受到了影响,我想问有没有办法将他们分离开?”

“咳咳,你这个徒弟说的是凯隐吧?”

“……”劫发过去一串省略号,为什么他连这个都知道?

“我可以告诉你,人类一旦触碰暗裔武器就别想复原了。暗裔是堕落的天神,他们的意志历经千年都难以磨灭,即使是最轻微的触碰都会被吞噬。被血魔法转化的过程是不可逆的,如果你想让凯隐和暗裔武器分开,就只有把他从中间劈成两半这个办法。”

“举个例子,在艾欧尼亚伽林省的帕拉斯神庙,一对灵犀为了抵御攻进神庙的诺克萨斯士兵,听从召唤跳进井里触碰了一把弓,瞬间被暗裔之力融合成了一具躯壳,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变成了弓的傀儡,直接救都没法救。”

泽尔举的例子劫有所耳闻,可信度很高。就是主人公的身份让他有些出戏,在艾欧尼亚,灵犀就是南同的意思。

“那可以想办法毁掉暗裔武器吗?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